马竞对莱万特比分预测
康紅光作品欣賞
本文摘要:藝術家 康紅光,又名弘廣,字赤亮,號先唐,北海書癡,天際真人。 1962年生于山東昌邑,1983年開始學習書法,初從唐楷,繼學歷代名家行草,兼涉篆隸簡帛、漢魏摩崖碑刻等。 1985年以后作品多次在中國書協、省市書協等單位主辦的書展賽中入選獲獎,并見諸多家

藝術家

  康紅光,又名弘廣,字赤亮,號先唐,北海書癡,天際真人。

  1962年生于山東昌邑,1983年開始學習書法,初從唐楷,繼學歷代名家行草,兼涉篆隸簡帛、漢魏摩崖碑刻等。

  1985年以后作品多次在中國書協、省市書協等單位主辦的書展賽中入選獲獎,并見諸多家報刊書籍,刻入碑林,為多家單位和朋友所收藏。省、市電視臺曾做過專題報道。

  1990年發起成立北海書社任社長。

  1991年入北京大學首屆書法藝術研究班學習,師從沈鵬、歐陽中石等先生。

  1992年在山東省美術館舉辦個人書法藝術展,沈鵬先生為其題寫展名。

  1992年山東省書法家協會在濟南舉辦“弘廣書法藝術研討會”。

  1993年應邀在山東榮成第二屆國際漁民節上舉辦個人書展。

  1996年籌備成立山東昌邑市書法家協會任副主席。

  1997年入北京大學考古系進修書畫及文物鑒定。

  2001年創辦弘廣文化藝術中心,主要從事創作、交流、展覽。

  2016年設立藝術工作室——H.G藝術空間。

 

康紅光其人其書

  光陰倏忽,轉眼間與紅光兄已相識20余年了。初識時彼此還是三十而立之年,至今則已是逾知天命之年,思來令人不勝感慨欷覷。與紅光兄相識雖緣于書法,是典型的以書會友,但紅光兄于書家身份之外身上所散發出的淡泊、真率乃至爽慨,使人與他初一相晤,便會產生一種親切感,想與之把臂而交。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50x33cm  2015年

  我與紅光兄初次相識,便有這種感覺,后漸成知交,音問往還,常存念中。他寫的一副聯句,很能表達他的為人情懷與豁達氣質:名士襟期風清月白,丈夫器量海闊天空。此洵非為文造情的虛語,而是心有所期所至的性情追尋。

《得大自在》  58x47cm  2017年

  論其書法,康紅光出道甚早。他20世紀80年代初在就讀大學期間即開始自學書法并獲獎,后曾被告知推選參加81年全國大學生書法大賽,卻因初涉書法,諸多懵懂而失之交臂,但因此卻使他堅定了走書法之途的信心。1990年他發起成立北海書社,組織山東昌邑青年書家進行書法探索并向省內外書法名家請益問學,推動了當地青年書家群體的形成和書法活動的蓬勃展開,一時蔚成風氣。而在1990年,由個人發起組織書社開展活動,即使在書法先進地區也并不多見。

《奉爵雅歌聯》  136x34cmx2  2015年

  由此可見康紅光的書法魄力與超前意識;不僅如此,身處儒家文化中心區域,康紅光內在心理上深受齊魯儒家地域文化影響。這不僅反映在心性與個體人格修養方面,也表現在他的文化自覺方面。他在20世紀90年代初廣泛深入學習書法傳統的同時,還兩度入北大進修深造,力圖使自己能夠全面提高自身傳統文化修養和對書法傳統的深入認識,并以此提升自己的創作境界:一次是91年入北京大學首屆書法藝術研究班,師從沈鵬、歐陽中石等名家學習;一次是97年,入北大文博學院進修考古專業。二度入北大深造研修在文化層面開拓了他的視野,加深了他對書法的認識與理解。這也表明康紅光在書法創作早期便清醒地認識到,書法不僅僅是一種純粹技巧層面的東西,書法創作需要有深厚的傳統文化支撐。純技巧只是形式化的東西而與精神無關。只有在形式層面苞有觀念積淀和精神表現,書法才會具有優雅人文品格。

《虎嘯龍吟》  135x42cm  2014年

  1992年,由山東書法家協會主辦的康紅光書法個展在山東美術館舉辦。這次展覽是他個人早期書法創作的階段性總結。以這次展覽為標志,康紅光的書法創作開始進入深化沉潛階段。從1992年迄今,康紅光一直潛心書藝,旁搜遠紹,并廣泛鑒藏、訪學,力戒浮譽虛名,真積力久,孜孜矻矻,問學向道。

《縹緲輝煌聯》  136x33cmx2  2015年

  康紅光于書法有著較強烈的傳統意識與風格意識。他早年書法奠基二王,于帖學主脈潛心研悟,逐步定位于米芾、王鐸。這段時期持續時間較長。依他的理解,二王帖學既是基礎與經典,更是文人書法的標志。因而求傳統與書法文人化表現皆離不開二王帖學傳統。而圍繞二王帖學傳統,每一個時代的代表性人物又無不謀求帖學的超越創新。如米芾一生追慕晉韻,言書不入晉韻,輒成下品。但是他風檣陣馬、八面出鋒的刷字風格,又是對晉韻,不疾不厲的招化;王鐸也復如此。他以米芾上追晉韻,一生吃著二王法帖,圍繞《淳化閣帖》謀求草書變法。他的草書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對黃山谷草書的化裁中寫出了非晉韻所能夠籠罩的草書風神。

《神龍天馬聯》  136x34cmx2  2015年

  由此,康紅光將自身創作始終定位于追尋經典,文人化與風格化三者的統一。近年來,他的書法創作更傾向于風格化追尋并強調拙撲氣厚的審美興味,這與他的個性與為人風范也有著緊密的聯結,“書雖一藝,與性道通”(何紹基語),書法風格范式總是內蘊著書家的個性標志與精神價值。對樸厚與金石氣的追尋,使康紅光近些年書風為之一變;由米芾、王鐸轉向取法何紹基,內中雖有關聯,如王鐸之骨勢與何紹基拗澀碑法之隱通,然從大的整體風格上卻變化甚巨。這其中隱含著書家審美觀念的內在變化。——從對米芾、王鐸帖學的使轉到糅入何紹基猿臂法的絞轉裹毫反映出的是碑學金石氣的滲透,表明康紅光由純粹帖法轉向對碑學某種程度的傾力,在審美觀念上開始追尋生拙奇倔之趣,從中也透露書家對個性風格意識的強烈關注。

《壽》  138x68cm  2015年

  何紹基說:“書家須自立門戶,其旨在熔鑄古人,自成一家,否則習氣未除,將至性至情不能表見于筆墨之外。”何紹基上述書學觀念,想必對康紅光一定深具影響。他對何紹基書法的價值追尋便表明了這一點。康紅光于何紹基之體究,既有早期漢碑之根柢,又有書卷之淘養,故寫來得心應手,出之自在。他在注重何紹基書法金石氣表現的同時,也尤為強調書寫的自然性。將沉厚的線條出之以松快的筆調。這無疑融入了他早年對帖學的領悟。康紅光尤喜書何紹基對聯:樸茂峻宕,具嘡嗒大氣,于此盡顯康紅光魯人樸厚寬博之心性,有人書合一之慨。

《樹陰樓陽聯》  230x49cm  2015年

  康紅光已逾知天命之年,這是一個書家趨于成熟的年齡。以康紅光眼高視闊,學植豐厚,加以粹礪整合,其書藝必會臻至新美之境。

文/姜壽田

中國書協學術委員

中國藝術研究院書法院研究員

《書法導報》副主編

 

康紅光書法漫議

  司空圖《詩品二十四則》中附《沖淡》一詩,其首句云“素處以默,妙機其微”,可謂“沖淡”之境的妙語。藝術境界的“淡”,不能游離于人本之“淡”,而“淡”的崇尚,無疑要溯之于老莊等道家思想,即抱樸見素,淡泊無欲,故《莊子》云:“同乎無欲,是謂素樸。”淡,無疑是一種超逸之境,或一任自然,不飾雕琢;或繁華之后,簡樸真淳。董其昌論書極盡尚淡,故能脫去俗格,縱逸一時。蘇東坡“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亦為“淡”之體現。當然,書法的沖淡之境,須是逾越了工夫與技術層面的得具,是絢爛之后的平淡。康紅光近年的書法亦近合于沖淡之境,這也是其人的寫照。

《周張若虛春江花月夜》  64x30cm  2017年

  上世紀八十年代,伴隨著思想的解放、文化的覺醒、對民族藝術精粹的重新認識與狂熱追求,掀起了書法熱潮,并涌現了一批書法的弄潮兒,康紅光就是其中之一。他憑籍對書法的高昂熱情與超群悟性,在研習書法的較短幾年中即脫穎而出,多次入選全國性重要書法比賽展覽還數獲獎項,并且在尚未步入而立之年即在省美術館成功舉辦了大型個人書法展覽,廣受業界注目與好評,也展示了一個青年書家求索的高昂意氣與風華才情。正是紅光兄的書法成績及高蹈表現,影響與感染了當地青年書法愛好者。

《周易乾卦句》  135x48cm  2015年

  所以1990年,昌邑青年書法愛好者成立“北海書社”,公推紅光兄為社長,而我也蒙眾書友信任被委以“秘書長”一職,從而一起經歷并見證了北海書社那段不凡的青蔥歲月。當時書社幾乎每周或半月即有一次集會,社員展示各自的臨摹書作,切磋討論,并且經常邀請省內外的書家前來指導,還多次舉辦展覽。北海書社以有聲有色的系列活動及多人入選全國性書展及獲獎等,而廣受省內外書法界的關注,這與紅光兄的力倡之功是分不開的。而我與紅光兄不僅曾是當年北海書社的“戰友”,還有過一段燕園共處的同窗生涯。我倆曾于一九九一年參加了北京大學藝術教研室主辦的書法研修班,脫產駐校學習近一年。那是一段充實而值得懷想的時光,在北大這一思想文化活躍的中心之地,幾乎每天都能聆聽到校內外知名學者的演講,教室內濡染了向學之心,未名湖畔也定格了我們在綠茵地上嘻戲及打雪仗的留影。數年后,紅光兄調至縣博物館工作,其又負笈北上,再度進修于北京大學文博學院,求知向學之心誠可嘉道。這也是紅光兄書畫文博皆能精通,修養識見不凡之原委。

《張繼詩》  136x68cm  2015年

  紅光兄在三十多年的書法探求之路上,首先堅持了“博涉多優”的取法方向,各體皆習,大小兼攻。其八、九十年代的書法,更多用力于隸書、漢簡及行草書,在當時書法觀念相對保守的大背景下,他即能融合諸體,放膽求變,是誠為不易的。記得八十年代末他入選開封“翰園碑林”并被鐫勒上石的作品,即為糅合隸、簡與行草而創作的,此作的拓本呈寄給作者,所以當時我也有幸獲見,并欽佩于紅光兄的創作才能。那時他即以行草書對聯、條幅尤為見長,風華正茂,心氣旺盛,寫得無拘無束,恣肆中而見法度,放浪中彰顯著情性。

《雨過風來聯》  136x34cmx2  2015年

  近十幾年來,紅光兄隨著介入文博專業,后又拓展文化藝術中心,往來于全國各地觀摩展覽、參加書畫藝術品拍賣會等,不僅接觸了大量的近現代書畫作品,還與當代書畫界精英頻繁往來,眼目之高,識見之廣,自非昔日所匹。而豐富的社會閱歷與修養的進一步提高,也參悟與改變著其藝術人生觀,使他有了超脫的心態,淡泊而自守,進入到了一種自適的藝術追求中。

《楊萬里詩》  122x32cm  2010年

  近十幾年來,其疏離于各種書法展賽之事,而走向沉靜、達觀,或獨處書齋在墨香濡染中追索著古人的妙跡;或同道知己品茗論藝,侃侃而談中表達著藝術及人生感受與情懷。優裕的條件,無憂的生活,使他更傾心于書法。宋代晁補之云:“學書在法,而其妙在人。法,可以人人而傳;而妙,必其胸中之所獨得。”書家的臨池之功與法的備立固然是基礎,而以心馭手,化寫出獨我之妙,又不僅僅是功夫與技法所能濟成的。紅光兄深諳此理,所以近年來更注重“道”的理解與探求,其潛心研讀古人書論與當代藝術理論,并從其他藝術或現實生活中參悟,有了深遠的人文觀照意識與追求,也為他的書法開拓了新的境界。

《心清室雅聯》  136x34cmx2  2015年

  紅光兄的近期書作,以行書為主,由早年書法的體勢放縱連綿而轉為勁斂與虛和,多了一些老成與沉穩。這不僅是心性的轉換,也有臨習中取法的因素,可以看出對漢隸或魏碑的兼融,對聯大字透露出何紹基書法的體勢與用筆特點。

《聞雞躍馬聯》  230x49cm  2015年

  總體而言,其書法散淡中求樸茂,疏放中求古拙。用筆使轉自如,簡放而雄厚,沒有過多的花哨動作;而結構體勢,皆棄絕作意,更未染于怪戾之象。其既沒有亦步亦趨地重復古人,也未在創變中流入野道,雅正中能奇恣,法度中有新意,可謂文質兼具,理性地把握了繼承與創新的關系,并且形成了自我的風格與個性語言,體現出諸多的思考與求索。

《王維詩》  60x21cm  2017年

  袁昂《古今書評》說王羲之書法“如謝家子弟,縱復不端正者,亦爽爽有一種風氣”,書法的高下,體現在精神氣格上,亦即境界或格調。古人云“書如其人”,“寫字寫志也”等,書之格即人之格,這已是眾多賢哲所認同的觀點。紅光兄性情之率真與耿直,不附炎趨勢,與人與事皆無心機,豁達而熱情,無爭無求,淡于仕途等,這些人格特征也是其書法的重要觀照。

 

文/陸明君

中國書協學術委員

中國書協理事

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

 

康紅光:13006568717

马竞对莱万特比分预测 假面战队五骑士全集01 大航海时代4遗迹攻略 什么金鱼最好养 火影忍者格斗游戏 塞尔达传说马祖拉面具 传奇霸业买号价格表 暗黑西游争霸世界视频 全民突击官网最新版本2018 鹿岛鹿角对名古屋鲸八 幸运妖精援彩金 国际米兰队对罗马 跳跳乐第十七套完整版视频